您当前的位置:今日河南
璞玉韩楼的水墨韶华
发布时间:2015-6-25 8:14:17
    静卧于商城县李集乡南端的韩楼村,梯田溪涧相偎依、茂林修竹蓊蔽天,山峦绵延、物种丰茂、古迹遍存,至今仍是块不为世人知晓的原始璞玉。
    五月,初夏,一场猝不及防的暴雨后,天空粲然地放晴了。车行在韩楼村宽敞整洁的水泥路面上,时时有一种峰回路转、曲径通幽之感。两旁健硕蓊郁的大叶杨柳,间或静默含羞地与朝阳深情凝望,有时又枝叶婆娑着与风儿亲昵嬉闹。抬眼看前方,水泥路似乎就要消失在不远处两排树的隙缝间了,可倏然间转过一个弯儿,却是道路蜿蜒依旧、杨柳蓬勃依然、山峦溪涧田野池塘仍左右紧紧相随。此时,心底里不由得生出静谧、恬淡、悠然等等之类的词儿,心下暗想:这份恬静安然,陶公笔下的世外桃源也莫过于此吧。
两旁绵延着高低起伏的小山峦,车子一直都在两山之间的峡谷中穿行。山脚下、水泥路旁的中间,是一块块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田畴,随着地势的高高低低形成了梯田层层。
    正是插秧时节,已经被整理好的的田块里蓄满了水,那水面在朝阳的照耀下泛着粼粼的波光,温暖而明亮。已经插上秧苗的田块,嫩嫩的秧苗如新生的乳儿,似乎在挺着小腰板眨巴着小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陌生而美好的世界。更有那三三俩俩的农人,正在辛勤地栽下一陇陇秧苗。看着他们躬耕而作的身影,我忽然觉得:他们是在以土地为纸张,用汗水和智慧做笔墨,挥毫泼墨出一曲曲昂扬激越的劳动之歌、一篇篇自强不息的生活华章。
    经过门前溪涧环绕的韩楼村委会向南行3公里,就到了茂林葱绿、野果盈枝、文化厚重的雨淋寨。
雨淋寨,相传为隋唐时期宇文成都所建,因寨墙久经雨淋不塌而得名。这堵原长3公里、高5米、宽2米的寨墙,所用材料都是就地取材,是用山上巨大的青石垒砌而成,如今它的东、西、南、北四门依然可寻,寨墙上的瞭望台和射击孔、寨内的点将台等遗址尚存。遗憾的是,由于年代久远又缺乏修缮,已有部分寨墙坍塌,几个寨门也都散落。
    在南门入口处,细观那段岿然立于丛林中的残墙,虽经千年风雨侵蚀也依然坚固厚重威力不减。寨墙上、石缝间,杂草、苔藓密布,更增加了沧桑古朴之感。散落在地的门石上,刀斧雕琢出的精美图案依然清晰,日月的千年打磨也丝毫难改其初貌。同行的村支书周乃武说,我们正在修缮各处寨门和坍塌的寨墙,力争还原其原貌。
    穿行雨淋寨,宛如走进一片原始森林,随时都能触摸到它岁月锻造下的丰泽与繁盛。茂林修竹荫天蔽日,外面虽是艳阳高照,人在山间却感到凉意袭人。山上没有宽敞的道路可行,向导也只能循着层层落叶铺就的似有若无的狭小山道攀爬前行。枝繁叶茂的杉树、毛竹、板栗树等,遮住了蓝天白云,只听见枝叶在风的搅动下哗哗作响。脚下的各种落叶松软地铺了厚厚一层,踩上去发出吱吱的声音。身边、远处的各种清脆鸟鸣此起彼伏,在山间回荡。这种种声音糅合在一起,简直就是一首舒放自如、欢快悠扬的五月合奏曲。
    山上遍布着桔梗、茯苓、天麻等中药材,有黑鹳、穿山甲、银杏、杜仲等珍稀动植物,盛产茶叶、板栗、油茶、油桐等。遍地都是红的紫的各色野花,各种山果缀满枝头。随手摘下一颗红彤彤的山果吃下,顿时感觉甜津津、脆生生,滋润爽口。此时心里油然而生的,是对这满山遍野丰饶富足的赞叹,对大自然丰厚馈赠的敬意。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攀爬,终于到达一处三百多米高的开阔山顶上。远眺韩楼村,只见群山环抱、绿树掩映中,白墙黑瓦的村落、形状不一的梯田、泛着光亮的池塘点缀其间,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水墨画似的清丽淡雅之美。
    环顾四周,向北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有一巨石很是奇特。我正揣度着它像什么时,向导介绍说:那叫老龙角。因该山主峰形若龙头,上有一石突兀而起,状如龙角而得名。老龙角下石窟相通、石洞相连,宛如迷宫。听罢再一细看,真的像极了龙角,心里不禁暗暗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
    顺着老龙角向东顺岭而下,就到了乌龙洞。眼前一巨石巍峨壁立,上方凸凹不平的石体被熏出黑灰色,下方则是可容一人进出的洞门。进入洞内,迎面而来的是两尊观音菩萨像,据说每年农历9月19日洞外都会唱戏逢会,周围十里八乡的香民都会来此膜拜,香火很是鼎盛。洞顶是香火缭绕出的厚重黑色,洞内宽窄不一绵延有十多米。洞内外氤氲着的浓重香火味儿,为这个天然石洞增添了几分令人敬畏的色彩。
    正看着叹着,向导指着乌龙洞顶说:那顶上有一小洞,名叫“打儿窝”。凡是新婚夫妇来这儿求神拜佛,向“打儿窝”内投掷石块,一下就能投中的,第一胎准能生个男孩,据说全是菩萨保佑,很灵的。
    出了乌龙洞向西望去,只见巨石跌宕、形状各异。其中一块硕大的石头趴在另一块巨石上,两石边缘仅有一小块石头支撑,中间竟 然形成了一张平坦宽敞的床榻形状。正暗自称奇时,向导说:那叫仙人床。仙人床,实在是一个令人有无限遐想的名字。
    距仙人床不远处,奇峰怪石之中掩藏着三口小小的井。向导介绍说:这三口井,因石窟不同颜色各异,分别取名油井、水井和盐井,水深80公分到1米不等。这些井的神奇之处在于,无论是旱还是涝,井水都不溢不流,始终保持满井状态。看着清澈的井水,我们都啧啧称奇。
    又是一番披荆斩棘的小心翼翼后,我们终于下了山。山脚下,六间白墙红瓦的房子在满目葱翠中很是显眼。向导说这是看山护林房。听见人声,从房中走出一个满头白发、身体硬朗的老人。攀谈中得知,老人今年77岁了,主要任务是看山护林,每年有1万元工资,米面等生活用品都有场主定时送来。自己在这儿种种菜、养养鸡,生活安乐、悠闲,挺知足的。看着老人脸上绽放的由衷笑意,我忽然羡慕极了。
    回来的路上,说起未来的规划,周乃武滔滔不绝:为了盘活生态旅游这盘棋,县乡村正在积极谋划,将修建环山步道、上营湖水库,完善各个景点设施,打通到西河景区的道路从而把这里纳入旅游圈••••••可以想见,不久之后的韩楼,将会成为一个风光绮丽、游人络绎的成熟景区。
    站在韩楼村部前,环顾四周的青山绿水,心里油然滋生出一种感慨:今日的韩楼,是一幅最原生态的水墨画、一块未经雕琢的原始璞玉,是一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懵懂丫头。我们今日所见的,正是她出落为亭亭玉立、娇媚无限的美少女之前那段青涩、本真的韶华。她的妩媚面世,也必将是指日可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