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原文化
爷爷(家风征文一等奖)
发布时间:2017-3-27 9:58:32

 

    如梦人生,或梦沉、梦醒,或梦残、梦圆。

    我对爷爷的印记没有具象,老人家生前未留下一张画像一张相片,收藏的古玩字画未曾留下一张。 爷孙俩在人间没有交集,我在他去世十八年后,姗姗来迟,降生人间。在天国之上,是否感知孙儿的存在,听说冥冥之中是有感应的,这个准没确凿答案。听父亲说过,爷爷病重时,吃几个便蛋后便撒手人寰的,享年六十五岁,还算寿终正寝。

    孩提时期,对爷爷只有羞涩和隐痛的记忆,在我幼小心灵上烙下道道伤迹。倘偶遇大队干部时,幼小的头总是被拍打着,遭来恶狠狠地训斥,“这个小地主羔子,是韩仲梁孙子”。茫然无措的我,呆呆低头面对戏谑、嘲笑的玩伴们。那时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革命干部要想进步时,爷爷之类就是靶子,拿地主豪绅说事,却让我倍感蒙羞无奈,我幻想能把爷爷从记忆中抹掉该多好,当时课本灌输的“地主就是恶霸,无恶不作的坏人”观念,让我害怕有人提及爷爷。

    尘封的童年记忆,随着阅历增长渐行渐远,你那曾被恶毒颠覆的形象又被重新颠覆回来,许多往事渐渐浮出水面,记忆的脉络越来越还原真相。我知道我错了,被谎言所迷惑,被假象所蒙蔽。好在,糊弄我一时,没有被欺骗一世,原谅我曾经的懵懂无知。

    时光总在撩拨我记忆这根情弦,老是有人有意无意的提起亡爷,断断续续陈年旧事总能涉及亡爷,在我脑海里构成一幅幅拼图若隐若现。

    爷爷韩昌晋,字仲梁,出生书香门第,兄弟七人,排行老二。自幼饱读儒学经典,操习武术,青年时代就读于京师大学堂。早年受“三民主义”思想熏陶,1912年参加同盟会,之后加入国民党,是商城早期国民党党员之一。他敬仰中山先生,追随先生忧国忧民。大学毕业后在开封地区谋事,从事过税务、盐务,当过鲁山县代县长。在开封为官期间,清正廉洁,弘法正义,广受好评。

    爷爷因受父命,归依故里。回晏家冲韩家楼后,心系相邻,同情穷人,为乡亲父老做许多事情。当时县长顾敬之,因祖父入党早、资格老、威望高,文韬武略,千方百计欲将拉拢。同亡爷“拜把子”,尊为二哥。邀约主持县党部,委以县参议员,任命剿匪副司令。他一直婉拒,只挂名,未赴任上。瞧不起顾莹不学无术,反对他暴敛苛政,鱼肉乡里,不愿与之为伍。受东乡众士绅拥戴,当几年康区乡长,与顾县令抗争几年,维护了东乡利益。

    晚年热心公益,凡对家乡有好处的事便倡导支持,积极推进。三十年代初,爷爷团结商城康区士绅兴办育才中学(李集乡华岩寺中学前身),被推任第一任董事长兼校长。当时育才中学为全县仅有两所中学之一,唯一一所私立中学,在他的带领下,培养大批人才。直至解放,被迫停办。几十年后,华岩寺中学改建时,拆下的大房梁上,爷爷名字清晰可见。可惜,一处文物遭到破坏,爷爷为民办学的点滴,散落于野史民间。

    爷爷主持家政期间,商城先后遭遇两次大年荒,他均组织动员家人,开仓放粮,支起大锅,救济相邻,共度难关。第二次发生在四十年代,那起救灾,掏空家底,内发纷争,合家难以维持,救灾结束后兄弟六人分家,延续一百多年封建大家庭就此解体。几年后,祖父病逝。

    综观爷爷一生,他受儒家文化熏陶,是封建礼教积极维护者;又接受新思想,是三民主义忠实信徒。他自青少年时代就胸怀大志,学文习武,发奋图强,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的开明绅士。

    爷爷一生坚持读书救国理念,十分重视教育。父亲、二叔从小刻苦读书,启蒙于私塾,请先生传授四书五经后,支持攻读新学堂,上育才中学和雩娄高中,接受良好教育。祖父在世几十年间,韩家楼大门一幅对联始终保持不变,意在激励韩家子弟。上联是:吏部文章光北斗,下联是:蕲王心迹照西湖。眉批是:尚普习勤。这里,吏部指韩愈,蕲王指韩世忠。据家谱记载,以韩家楼为代表商城、固始两县韩氏宗亲为韩世忠后代。这幅对联,其实就是家训,告诫后人,尚普习勤。

    岁月悄然离去,民间野史广为流传着爷爷动人故事和美丽传说,这是对他的最好纪念。

    人生如梦,有残梦、有圆梦,梦沉的时候必有梦醒的时刻。在我脑海里,他嫉恶如仇,伸张正义;他清廉简朴,刚直不阿;他关心穷人,济贫救苦。在那“文革”人性泯灭年代,上面要求人民群众揭发时,没有一个乡亲对他说三道四,私底下,乡亲们还念叨亡爷的各种好。

    听父亲说,爷爷喜收藏,犹爱古人字画,仅唐伯虎、郑板桥藏品就有二十余幅。可惜,“跑反”丢失一部分,“解放”全部被毁,无一遗存,算是爷爷人生一件憾事。但不要遗憾,后人坐享其成的梦虽破了,可你秉承的“尚普习勤”的家风,已化作我们血脉,一代一代流淌下去,直到永远。

作者:鲇鱼山中学 吴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