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理论政策
商城起义时期的统一战线工作
发布时间:2021/4/28 10:45:23

 

  让我们把时间还原到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后。什么是“大革命”呢?1924年至1927年,中国大地上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军阀的革命运动。这场革命运动席卷全国,规模之大,发动群众之广,影响之深远,在中国近代革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人们通常称它为“大革命”或“国民革命”。


    “大革命”失败以后,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遵照河南省委指示,豫东南特委在1928年3月18日,集结固始、商城、潢川、光山、息县党的主要负责人和商、潢两县部分党团员、革命群众100多人在固始县马堽集大荒坡发动了著名的“大荒坡起义”,目标是偷袭民团头子张秋石的老巢——张上寨,消灭大荒坡的反动民团,建立革命武装。但起义失败,共牺牲了18位同志。 大荒坡起义虽然没有成功,但它点燃了豫东南地区武装起义的革命火种,为后来“商城起义”的成功积累了经验、奠定了基础。


    在大荒坡起义失败1年多以后,也就是1929年5月初,党在商城东南地区成功领导了农民起义并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11军第32师。当红军在热烈庆祝的时候,时任国民党商城县县长的李鹤鸣和县民团大队长王继亚正你一言我一语的秘密商量着什么,最后,经过反复考量,他们认为民团中队长漆德伟最合适。原来这次农民起义的成功和红三十二师的建立,让蒋介石坐卧不安,便命令限期“剿灭红军”,这个重担就落在了县长李鹤鸣的身上。经过刚才一番密谋,李鹤鸣决定“先礼后兵”,先派漆德玮到商南找周维炯劝降招安。如果周不接受劝降,便即刻派兵“进剿”。


    为什么会选择漆德玮呢?首先,漆德玮是李鹤鸣他们提携和信任的亲信。漆德伟出生在河南商城和区漆家湾(现在归属金寨县斑竹园)的一户有头有脸的人家,他的父亲是清末秀才,伯父漆树仁还中过武举,所以在当地小有名气。通过伯父漆树仁的关系,漆德伟进入民团,很快因为能说会道、能文能武,得到县长李鹤鸣的赏识,不久便担任了中队长。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漆德伟和周维炯不仅是表兄弟,还是同窗好友,而且漆家对周家有救济帮助的恩情。这么看来,找一个漆德玮能信任而且能说上话的人,那么这个人就非漆德伟莫属了。


    只可惜李鹤鸣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劝降计划也落了空。漆德玮早在1926年在商城笔架山农业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着“八七会议”结束陈独秀右倾投降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确定党在农村领导武装暴动、开展土地革命的斗争方针,商南县委在1928年春召开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决定建立人民军队和红色政权,并成立商南区委,漆德伟当选为区委委员。1928年秋,他回到家乡表面上是乡村教师,实际是在秘密传播革命思想,后来加入民团是遵照中共商城县委利用民团扩充势力的指示,积极在民团中开展兵运工作,争取人枪,掌握民团武装。他在加入民团1年多的时间里,在被压迫的穷苦人民中间开展活动,设法接近那些被蒙蔽的农民,不断向他们灌输革命思想,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在他们中间发展党的组织,他在民团里共发展了3名党员和5名心腹,这些隐蔽活动做的非常好,李鹤鸣和王维亚没有发现一点儿端倪。在商城起义成功并成立32师时,漆德伟被任命为副师长。


    当漆德伟听说商城武装起义胜利和建立红军的消息后非常兴奋,特别想回到红军队伍中去,以便能够更好地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当被告知李鹤鸣和王继亚要派他回商南劝降时,正苦于无法脱身的他十分高兴。他激动的心情不仅不能溢于言表而且还不能让李鹤鸣、王继亚对他产生怀疑,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便以危险为由佯装不愿前去,经过李鹤鸣、王继亚一番软磨硬泡,漆德伟终于同意前去执行这项看似艰巨的“任务”,但是提出必须要带一些人跟随,若是周维炯不同意归降,便假装投降,伺机将周维炯干掉,然后再派兵“进剿”。到时候万一有什么变故,凭他带的这些人,也能拼杀出来。李鹤鸣和王维亚认为漆德伟深思熟虑、富有远见,当即就同意让漆德伟点兵并带齐手枪在5月12日凌晨向商南进发。漆德伟便将之前发展的8名人员带上,为了防止李鹤鸣、王继亚的再次怀疑,他们一行9人分成两组前进,等到了离城20里外未发觉有什么异常,两组才慢慢缩短距离,加速前进,中午的时候顺利到达了南溪。他们到达南溪后受到了周维炯等红军领导人的热烈欢迎,漆德玮正式就任红32师副师长。


    李鹤鸣、王继亚听说漆德玮是共产党员,还就任了红32师副师长,带去的人枪也全部成了红军的,便恼羞成怒,4天后,王继亚亲自率领百余人枪,分两路从狗脊岭、挥旗山向南溪围剿。他们当晚分别驻扎在南溪的吴氏祠和余富山土地庙,准备进攻已转移到大埠口一带的红32师。红32师得到消息后,立即部署兵力迎战,决定先消灭余富山土地庙的敌人,吸引吴氏祠的敌人前来支援,然后各个击破。当天晚上,由肖方率97团的一百多人隐蔽包围了驻扎在余富山土地庙的两个排敌人,漆德玮指挥98团一部在土地庙和吴氏祠之间的上坳埋伏,周维炯率特务营在陡岭作预备队。午夜,肖方率领97团偷袭了驻土地庙敌人的岗哨,向土地庙猛攻,敌人措手不及,除了10多人逃跑外,俘虏40人,缴枪48支。驻在吴氏祠的王继亚听到余富山方向枪声,立即率部前来支援,在上坳遭到漆德玮率领的98团迎头痛击,周维炯预备队从左侧攻来,王继亚部队溃不成军,逃回县城。不久,李鹤鸣、王继亚两人就都丢了乌纱帽。

 其实,在1928年夏至1929年初,商城党组织不仅安排了漆德玮打入县民团大队,还安排了周维炯打入商南丁家埠杨晋阶民团,汪永金打入商南吴家店柯寿恒民团,王炳厚打入商北胡晓云民团等。利用拜“把兄弟”、“兄弟会”等形式,在民团中团结教育贫苦团丁,秘密发展共产党员,建立党小组,为武装起义斗争积蓄革命主观力量。周维炯成功打入杨晋阶民团后积极发展力量,在民团中发展党员7人,农民党员4人,成立丁家埠支部并担任书记;漆德伟、王炳厚也分别在各自加入的民团中发展十余名党员,成立党小组。

 全县农民、工人、民团中共产党员不断发展壮大。到1929年2月的时候,全县共产党员发展到373人。农民党员200多人,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400多人。杨山煤矿工人党员发展到100多人。全县民团中已有党员40多人,有党领导的兄弟会成员70多人。商城南部近200人的民团武装,基本上半数掌握在我们党组组手中。由此看来,在商城起义过程中,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工作对起义的成功发挥了巨大作用。